相关文章

催眠是一种治疗,还是一种巫术?

  催眠“大师”正在故弄玄虚做手势,给催眠对象施加暗示:你要变成睡着的样子。CFP图片

  至今仍有很多人相信催眠能把人变成一块“钢板”,其实这些人都是心甘情愿配合表演的“托”。CFP图片

★催眠被认为是现代的巫术,依靠暗示让患者放弃批判性思维

★催眠认证缺乏足够训练,催眠师难以处理患者的深层次问题

★催眠减肥、戒烟和治病缺乏科学依据,不如做认知行为治疗

编译伍君仪

近日,台湾魔术师刘谦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一直都相信人有上辈子。”果然,他来广州表演了一把催眠魔术,称用催眠术帮观众回忆前世今生:在《泰坦尼克号》的配乐声中,刘谦用抛飞盘的方式“随机抽取”一名现场观众上台,然后虚构了一段两人前世的故事……尽管这是娱乐表演,但很多人真心相信催眠是一种神奇治疗方法,以为社会上的催眠师能够帮助他们减肥、戒烟等。因此,美国的艾瑞克森等各路催眠“大师”受到推崇,各种催眠认证课程也受到追捧。

然而,催眠自诞生之初就备受质疑,有欺骗患者甚至占患者便宜之嫌,所谓减肥、戒烟、增强自信之类的疗效还缺乏科学依据。如果你的问题有着深层次的原因,接受催眠治疗并不能得到专业的帮助。

“催眠之父”们的不堪:

骗子?色魔?

催眠的概念源于18世纪的德国医生弗朗兹·安东·麦斯麦,他以充满魅力的人格迷倒了信众,被后世称为“现代催眠之父”。开始的时候,麦斯麦用磁铁和磁化物进行表演和治疗,跟今天的催眠师以及古代的巫医没什么两样——他让患者把脚浸泡在经过磁化的泉水中,手里同时拿着一根连到树上的铁丝,而他声称这棵树已经被磁化过,之后人们便出现被催眠的体验,醒后感觉自己的疾病“痊愈”了。聪明的麦斯麦很快发现,不用磁铁也可以有催眠的效果,只要嘴里念念有词等便可暗示患者进入催眠状态。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组织科学顾问团对麦斯麦进行调查,发现催眠其实是骗局,所谓“疗效”只不过是麦斯麦的想象。

美国人米尔顿·艾瑞克森被催眠界推崇为“现代医疗催眠之父”,据说多次奇迹般地治好了被认为是“毫无希望”的病人。但是,他对每一名患者的催眠方式都不相同,随心所欲的风格创造有余,严谨不足,其“神奇案例”难免让人怀疑。艾瑞克森曾让一名女患者在他的办公室当着他的面一件件脱光所有衣服,声称进行“心理治疗练习”,待到女患者全身赤裸之时,艾瑞克森让她指出希望丈夫吻自己的什么部位;艾瑞克森还声称通过催眠让一名女患者终日自发出现性高潮……美国作家杰弗里·马森指出,这些催眠方式的疗效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他甚至质疑艾瑞克森从这些“治疗”中获取性快感。

怀疑论者提醒:

催眠师忽略无效案例

美国哲学家、《怀疑论者词典》作者罗伯特·托德·卡罗尔称,催眠起作用的前提是患者相信催眠的力量,相信催眠师能够治好他们的问题。催眠严重依赖于暗示与信念,其作用与安慰剂效应很难分清。

催眠含有操纵别人行为的企图,经常用到一些人际技巧来让患者放弃批判性思维,从而纠正他们的行为。然而放弃了批判性思维之后,患者应接受什么想法?催眠要求输入积极的暗示,但是催眠师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例如,对于减肥的人,催眠师只能讲一些饮食上的知识,但他们没有学习过营养学或人体生理学的专业知识,很容易把不科学的内容灌输给患者;又如抑郁、恐惧的患者,没有受过心理学专业训练的催眠师也很容易出问题。因此,卡罗尔认为催眠师可能好心办坏事。

有的催眠师声称,催眠能够治疗肠激惹综合征、风湿性肌肉痛甚至癌症,总能举出很多成功的病例。卡罗尔提醒,催眠师报喜不报忧,绝对不会告诉你有多少人在治疗之后没有效。目前催眠治疗的效果仍然缺乏科学研究的支持——有研究显示,催眠对肠激惹综合征的疗效“不确切”,催眠戒烟也没有足够的证据。

相比之下,认知行为治疗(CBT)无需故弄玄虚搞什么“恍惚状态”和“脑电波”,就可以实现减肥、戒烟或者克服坐飞机的恐惧等,其疗效已得到大量研究的支持。

催眠师爆料:

暗示的把戏解决不了大问题

杰克获得“临床认证催眠师”等多个证书,但有的证书只需一个周末的短期培训就可到手,有的只需要填写申请表,交钱之后就能拿到,跟那些必须通过长时间训练以及严格考试才能获得的执业资格有天渊之别。为了让患者觉得他们是专家,催眠师仍然需要这些证书,这样才能收取高额的治疗费用。但是,杰克学习催眠期间没有学会如何处理患者与治疗师的关系,不懂得识别患者出现什么问题时要转介给精神科医生。

杰克的老师、美国著名催眠大师吉尔·波恩说过,催眠师在现代相当于巫医。杰克逐渐意识到,各种催眠效应只不过是暗示的力量。他学会了对患者进行“暗示性测试”——一个人的受暗示性越高,催眠效果越好,而且一个人依从的暗示越多,就越容易依从进一步的暗示。因此,催眠师先通过暗示让患者放松和视觉化想象,然后又暗示患者进行行为纠正,例如减肥和戒烟。

除了暗示,杰克还发现催眠是教人如何用各种逻辑陷阱摆布别人,例如催眠中常用的巴纳姆效应就是用笼统的话描述患者的性格,让他感觉“很准”。在杰克眼中,催眠相当于变魔术——我让你看到三张扑克牌,一眨眼变成另外三张牌,其实我总共有六张牌,通过手法技巧和注意力误导来欺骗你。作为催眠师,杰克会玩很多把戏,能让你相信你已处于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以为这样就能减肥、戒烟或者增强自信心。

杰克真心希望通过催眠来帮助别人,但后来发现问题没有这么简单——来戒烟、减肥的人往往还有着深层次的问题。例如,很多肥胖的患者遭受过暴力或性虐待,很多吸烟者还有嗜酒等其他成瘾问题。在从业经历中,杰克还经常碰到抑郁症、贪食症、儿童多动症、创伤后应激障碍……有的人以为催眠可以搞定一切,但懂行的催眠导师告诉杰克,你最好明确那个患者已经在看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你才能给他催眠,要明白你的角色是“辅助”和“补充”治疗。这让杰克沮丧不已,终于明白自己原来没有处理那些问题的能力。

当了5年催眠师之后,杰克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退出这个行当,回到学校继续攻读心理咨询的硕士学位。